8090

临江之苇番外章

lilithn:

新绿小池塘:



流川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微明。湖水蓝色的窗帘微微掀起了一角,隐隐约约透出薄纱一样透明的日光。周六。不必上班。流川眨眨眼,重又把头埋回枕头。温柔的触感细细地拂在脸上,那么熟稔那么可亲,真丝质地丝丝入扣的平和凉意顺着毛孔慢慢渗透,有点像深秋时节的碎碎纷扬的细雪。看起来是一点冷意全无的,伸出手去的一刹那,那点凉意就忽然渗入了心底,沿着细小溪流一般浅蓝跃动的静脉贴着血管壁以最舒缓的姿态匍匐着,心脏部位有点若有似无的痒意。


  昨晚睡下之前应该已经拉好窗帘了。流川心想。


  是他起来了。应该是这样。


  流川微阖着眼任凭涣散的目光在房间里游走,从发梢到指尖,统统在晨光的金色中颤动着。耳膜里听见自己的心跳。搬过来······有两个月了?好像只是两天的样子。每天睁开眼看见视线范围内的一切仍然觉得新鲜,上班下班走进走出,经过院子里的枯山水和新绿小池塘依然觉得新奇有趣得紧,每每没有课提前回来的下午,端一杯茶,能站在小池塘旁边矗立许久,看着夕阳在水面上摇曳着波光点点竟然也会暗暗低诵“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真是······潜移默化。


  流川坐起身来,他忽然知道那窗帘掀起的一角是怎么回事了。每日睡下之前会有人十分注意地把窗帘拉好的。他起床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看看窗外的天气,有人特别不注意保暖整日穿的潇洒出去晃荡呢。想来······也是这样。隐隐约约的窸窣声音自楼下传上来。流川把脚伸入床边的拖鞋,拖鞋内层柔软的棉质让他一时几乎错以为是日日熟稔的抚摸。这些令人无时无刻不觉得舒怡的、体贴的小细节。纵然是流川也难以无动于衷。唇角微微翕动,流川站起来,脚趾在温柔的棉布里滑动着,酥酥的舒适缓缓沿小腿胫骨爬升。他慢慢走过去,俯在楼梯的红木扶手上探身向下看。流川有点瑟缩,想要探头出去,还有点微微羞赧的不自在,他把手搭在扶手上,侧脸去寻找。


  仙道背对着他,正手动磨着咖啡豆。两人早上吃的都简单,水煮蛋、谷物、一份蔬菜和一杯酸奶,一式两份,正在桌上寂静地对视着。运动员式的标准早餐。两个人都是大学讲师,没那么多时间,这样的早餐准备起来简单又营养,这么吃下来竟也不觉得腻味——如果你日日对了爱人的脸。流川自己是不喝咖啡的,仙道是钟爱咖啡的。现在在仙道手下化土为尘的咖啡豆是流川上个月托了去坦桑尼亚游玩的宫城夫妇带回来的。流川永远难忘宫城彩子听见自己说要咖啡豆的表情——那表情似乎连三井这般纵横说书界多年的人也难以描绘。流川是不求人的。或者说,他之前是不求人的。他特意在宫城一家出发前两周驱车前往宫城的住处,倨傲依然,谦礼有余。宫城终于感受到了做前辈的自得,在半个月之后背回的咖啡豆塞满了彩子的手提包(“流川你听我解释真的放不下了,正好彩子的瓶瓶罐罐周边还有缝隙”)。


  仙道应该是欢喜的。虽说他当时只是微微挑眉,然而流川能读懂他脸上每一处线条的弧度。他是由衷欢喜的。仙道的手法有点躁,流川心想,手艺还不及自己十分之一,白喝这么多年咖啡。


  咖啡已经磨好了。流川急忙缩回头,脱了拖鞋拿在手里,赤足轻快地走上楼梯,复又躺下。


  流川面向墙壁闭上眼。


  轻缓的脚步声迫近。


  温热的吐息拂过额角发梢。


  阳光似乎有声响一般,层层叠叠拍打过耳廓只觉得克制不住无法抵御的热。


  “还睡着啊。”耳语一般低声的嘀咕。流川忍住微笑。


   湿和热再次席卷额角。流川知道自己身体里每一处脉络都倒映着光和热,每一处血液的回弯都被推上来的浪潮淹没。


  “我爱你。”


   流川听见仙道这么说。


   终于忍不住要微笑。




评论(4)

热度(7)

  1. 8090lilithn 转载了此文字
  2. 乌有之地lilithn 转载了此文字
  3. lilithn绿澂 转载了此文字